加勒比苍井空番号封面

加勒比苍井空番号封面

凡人夜卧则心气必下降于肾宫,惟肾水大耗,一如家贫,客至无力相延,客见主人之窘迫,自然不可久留,徘徊岐路,实乃徨耳。火动由于血燥,补其血而脏腑无干涸之虞,凉其血而火焰无浮游之害。

法宜补正而助以祛邪,则百战而百胜矣。  治法不可泻火,而宜补火,并不可仅补火,而兼宜补水。

一剂斑少消,二剂斑又消,三剂斑全消。胃为肾之关门,关门不闭,夜无开阖之权,安能卧哉。

或问此等之病,既非水臌,初起之时,何以知其是虫臌与血臌也?不可因邪居于上而下治,正轻于下而重治也。

况甘草缓以和之,自不至相杂而相犯也。夫中寒之病,与伤寒之症大相悬绝。

一剂即通,二剂全愈。 人以散风祛邪之药治之而愈甚,此不治其阴虚之故也。

Leave a Reply